揭秘江泽民与“医学界一号人物”诡异关系

发表于 2014/01/19 • 共19556次点击

【大纪元2014年01月18日讯】(大纪元记者黄清综合报导)近日,前中共党魁江泽民军中亲信谷俊山丑闻大爆发,中共解放军总后勤部的惊人黑幕也逐渐浮出水面。日前,一位退休的老军医许平(化名)在实名微博披露中共活体摘取法轮功学员器官,并揭开江泽民与“医学界一号人物”的诡异关系。

前中共党魁江泽民利用军队镇压法轮功,把活摘器官产业化、军事化,中共活摘产业“一条线”的黑幕正在全面浮出水面。综合资料发现,中共解放军总后勤部是活摘器官核心机构,部队军医利用活摘法轮功学员的器官赚黑心钱,然后军方医院等与地方政法系统勾结形成器官黑市网络 。

老军医:法轮功学员被活体器官移植

1月15日,老军医许平在微博实名披露:在江泽民当政时期,好几次,医学界代表开会,只要江泽民到会,必定要问一句上海的吴孟超到了吗?看似关心随便的一句话,问多了吴孟超也自然成为医学界的一号人物了。

他说,江泽民关心吴孟超就是关心祖国的器官移植事业。搞移植的专家都知道手术不难,抗排斥反应也在国外研究过关,国内最大的问题还是器官的来源。前不久外交部都承认我们的来源大部份是死刑犯,但死刑犯越来越少,特别到了90年代,一年下来没多少死刑犯,加上国际反应过大,不利于国家形象。

而且,周永康在十八大前失去了活力。国内也告急移植专家连续出事,南总的黎磊石和上海的李保春自杀,北京304的xx被捕。

许平还透露,在胡锦涛第二个五年开始不久,由于江泽民身体不好,胡锦涛工作很积极,有一段时间都传说江泽民已经接了呼吸机,可是,也就不到一年,江泽民又很精神的出现在北京,高调和曾山的儿子言欢。这种身体状态一直维持到今天,感觉要是放在过去那一定是吃了仙丹喝了王母娘娘的洗脚水,而今天的医疗水平没有古代强,要想起死回生,好像只有换器官、换血、换骨髓。

他还说,所以,政法委的工作就有意思了,不管是不是为了祖国医学的发展,反正我们已经搞了好多法轮功学员的活体器官移植。有法轮功学员还到国外向国际社会展示身体的刀口,搞得我们非常狼狈。

官媒披露江泽民曾4次会见吴孟超

综合资料显示:吴孟超,福建闽清县人,马来西亚归侨,肝胆外科专家,中国科学院院士。现任中共解放军第二军医大学附属东方肝胆外科医院院长。 吴孟超师从中国著名外科专家裘法祖,获2005年度国家最高科学技术奖,被称为“中国肝胆外科之父”。

十几年来,吴孟超带领的团队取得了56项国际和国家发明专利,获得64项省部级以上科技成果奖。为了鼓励创新,吴孟超用个人积蓄的30万元和社会各界捐赠的400万元设立了“吴孟超医学科技基金”,如今总额已有1,000多万元。吴孟超又把总后勤部奖励的100万元全部拿出来,用于奖励和资助取得创新成果的学生。

据中共官媒报导,在吴孟超的从医生涯里,邓小平、江泽民等中共国家领导人都为他颁发过奖项,江泽民曾4次会见了他。

总后勤部传达江泽民亲笔签署命令 颁奖吴孟超

中国军网曾发表〈 “模范医学专家”吴孟超命名大会举行 〉的报导称:1月29日,中央军委授予吴孟超“模范医学专家”荣誉称号命名大会,在上海第二军医大学举行。中央军委委员、总后勤部部长王克代表中央军委在会上宣读了由江泽民亲笔签署的命令,并给吴孟超教授颁发了一级英模奖章和荣誉证书。时任中共政治局委员、上海市委书记黄菊代表全市人民对此表示祝贺。

报导称:王克号召全军后勤战线广大官兵,要通过开展学习吴孟超活动,推动各项工作的发展。他强调,要认真落实江泽民的“重要指示”,使全军后勤官兵真正成为江要求的“红管家”。时任上海市市委副书记陈至立,总后勤部部长助理陆增祺、驻沪三军和武警部队领导也到会。

吴孟超是全军器官移植会议的首席顾问

2006年1月17日,时任总后勤部部长孙大发代表总后党委向第二军医大学附属东方肝胆外科医院院长吴孟超颁发了100万元奖金,吴孟超也是这次全军器官移植会议的首席顾问。

长征医院网站上曾有一篇报导说:“2006年4月6日上午,解放军总后勤部政委孙大发中将在大学和医院领导的陪同下视察了我器官移植研究所。”当时,全军器官移植会将在5月12日召开。

2006年5月7日,沈阳老军医向《大纪元》披露了“中央军委处理涉外宗教问题”的会议内容,他说:“近日总后勤部负责人(中将军衔)向全国各地方相关军事机构转发了在北京秘密结束的一个会议精神,要求‘针对特别军事监管管理区(即集中营)问题的资讯大量外泄’问题,进一步封闭法轮功的资讯管道,强化保密体系,并重申对泄密行为的严厉处罚。”

活摘器官在国际社会曝光 全军器官移植会被紧急叫停

2006年5月10日,就在活摘器官在国际社会被曝光两个月后,大陆媒体报导说:“接上级指示,全军器官移植会紧急推迟”。负责承办该会议的长征医院器官移植研究所(全称:解放军第二军医第二附属医院(上海长征医院)解放军器官移植研究所)在其紧急通知中写道:“接上级通知,原定于2006年5月12日至14日在上海光大会展中心召开的全军器官移植学专业委员会成立暨首届学术会议因故推迟,具体时间另行通知。”

据追查国际调查,在中国150多家军队医院中,绝大部份都开展了器官移植,他们原计划都要参加这次上海会议的。随意浏览这些军队医院的网页不难发现,军队实施器官移植手术的数量相当惊人。

比如中等规模的济南军区总医院,该泌尿外科已完成肾移植手术1,500余例,1999年以来,每年肾移植130例以上。毕业于上海第二军医大学主任医师李香铁,曾主导该科室创出24小时内连续实施16例肾移植手术的全国纪录。其导师李慎勤一人就做了1,000余例肾移植手术。在预计召开的全军器官移植大会上,李香铁是大会学术委员成员,李慎勤是大会顾问。

作为大会的唯一承办单位,同时也是全军器官移植的核心机构,长征医院器官移植所更是“成绩骄人”:该所自1978开始肾移植手术,迄今已完成2,800余例次;1996年开始开展肝移植,迄今完成近300例次。

据全军器官移植中心主任石炳毅公开表示,2005年全国进行了近万例肾移植、近4,000例肝移植,到2006年达到历史最高峰:2万例,而1999年全国仅有4,000多例肾移植,肝移植数几乎为零。

解放军总后勤部的惊天秘密 部队军医的黑心钱

目前中共陆军都归入了四大总部:总参谋部、总政治部、总后勤部(简称:总后)和总装备部。总后勤部是管钱管物的,是军队中最直接接触利益的部门,其中,军队医院和军队营房建设等都直接归总后勤部管辖。

中共前总后勤部副部长谷俊山的被抛出,让外界领教了中共军队的惊人贪腐,但相比于走私贪腐,更血腥更残暴的事发生在总后,连希特勒都没敢干出的恶事,连日本731部队都没做出的罪行,中共军队都干了,而且还是在光天化日之下反覆干的:从活人身上摘下血淋淋的器官,移植到一个花钱买器官的病人身上,医生从中赚取人血馒头式的黑心暴利。

据中国医科大学第一附属医院的国际移植网路支援中心的费用表上显示,当时在中国做一个肾移植需要6万多美元,肝移植10万美元,肺和心脏器官要15万美元以上,而这些器官却免费来自于被活活害死的法轮功学员。

2006年3月,继两位证人指证苏家屯医院活体摘除法轮功学员器官之后,那位沈阳老军医给《大纪元》独家爆料:“苏家屯地区的医院仅仅是全国36个类似集中营的一部份,但是目前的法轮功学员基本上还是在监狱、劳改营、看守所较多,只有需要的时候才大规模调动。目前全国最大的关押法轮功的地区主要是黑龙江、吉林和辽宁。仅在吉林九台地区的中国第五大法轮功集中关押地就有超过1.4万人被集中关押。……在我接触的资料中中国最大的法轮功关押地在吉林,只有代号是672—S,关押人数超过12万。”

老军医还透露说:“中共中央同意将法轮功作为阶级敌人进行任何符合经济发展需要的处理手段,无须上报!也就是说法轮功如同中国许多的重刑犯一样,不再是人,而是产品原料,成为商品。”由他经手、假冒法轮功学员家属在器官移植书上伪造签名的,就有六万份。也就是说,至少六万名法轮功学员被杀害后,他们的器官被移植给了有钱的病人。

江泽民利用军队镇压法轮功 把活摘器官产业化、军事化

1999年4月25日之后,妒忌心极重而又心胸狭窄的江泽民决心置法轮功于死地而后快,但中共政治局相当一部分人反对镇压。于是江背后耍阴谋,强迫其他人表态同意镇压法轮功。江找到了时任成都军区司令员、党委副书记的廖锡龙,要廖助他一臂之力镇压法轮功。

于是廖伙同成都军区情报处秘密编造假情报,谎称从法轮功学炼者的邮箱里获取了法轮功搞政治、要推翻共产党的邮件。

与此同时,江泽民还让曾庆红、罗干命令在纽约的情报人员谎称,法轮功有海外背景,拿了美国中央情报部数千万的资助。于是,江泽民拿着诬陷法轮功的假情报,要挟政治局常委其他人员,逼得全体政治局常委表态同意镇压法轮功。

廖由于执行江的邪恶政策不遗余力,很受江的赏识。2002年他被江提升为中央军委委员、解放军总后勤部部长,并负责把活摘器官产业化、军事化,当作一场战争来指挥。于是2002年后,中国器官移植迅速发展,到了2006年被曝光前达到了顶峰。

秘密抓捕上百万法轮功学员

法轮功是一种教人按照“真、善、忍”来提高自己的修炼功法,通过五套简单的动作,能迅速让人净化身体和心灵。调查显示,法轮功祛病健身有效率高达98%以上。人们学炼法轮功后,成为了社会上的好人,好人中的好人。然而在1999年7月20日,江泽民一意孤行地发动了对法轮功的镇压。

当时中国有一亿多人学炼法轮功。为了维护宪法赋予的合法炼功环境,法轮功学员自发地来到北京上访。

据北京公安内部消息,截至2001年4月,到北京上访被抓、有登记纪录的法轮功学员就达83万人次。为了不让中共株连所在工作单位和地方派出所公安局,大批法轮功学员不报出姓名,也就无法作登记。有消息说,2001年10月,北京公安局通过计算每天街头馒头售出量的猛烈递增,估算出当时来京上访的法轮功学员至少一百万。

由于北京公安无法将不报住址的法轮功学员遣送回原籍,北京监狱个个爆满,上访学员还在源源不断进来,中共各地劳教所也爆满了,于是中共将法轮功学员秘密转移到不为人知的地下监狱、劳教所或集中营关押。就这样,数十万计的法轮功学员,(主要来自东北、华北及各地农村的法轮功学员)从此失踪了。而总后作为负责押送管理被抓法轮功学员的主要部份,他们在杀人偷盗器官上就捷足先登了。

解放军总后勤部是活摘器官核心机构

据明慧网署名甄钧的文章称:将法轮功学员作为活摘器官供体的命令直接来自当时的军委主席江泽民,总后勤部则利用军队系统和国家资源,将到北京上访而不报姓名的法轮功学员和各地被非法拘捕的法轮功学员验血编号,输入电脑系统,利用军车、军航、专用警备部队和各地军事设施和战备工程作为集中营,统一关押,统一管理,成为国家级的活体器官库。

总后勤部统一分配集中营,分管调度、运输、交接、警卫和核算,在进行器官移植的过程中,如果器官移植失败,被移植器官人员的资料和尸体必须在72小时内全部销毁。整体的资料和尸体,甚至是活人焚毁必须经军事监管人员认可。军事监管人员有权逮捕,关押,强制处决任何泄露消息的医生、警察、武警、科研人员等。军事监管人员由中央军委授权相关军事人员或军事机构执行。

总后勤部通过各级渠道将供体调配到军方医院和部份地方医院,其运营模式是向医院提供一个供体直接收取现金(外汇)的血腥交易,医院付帐给总后勤部后自负盈亏。军方高层通过总后勤部直接牟利,器官的利润不入军队预算,而其活摘器官的层层系统却是靠军费维持,因此来自活摘器官的金钱是没有成本的纯利润。军队移植是大头,卖给地方的器官只是额外牟利,目的是把地方医院作为向海外揽客的橱窗和广告,否则只有中国军方做移植手术对世界将难以掩盖。

从1999年起,仅活摘法轮功学员器官带来的纯利润已经可以达到了中共军队一年军费预算的规模了。由中共总后勤部主导的活摘法轮功学员的器官,其相关信息是作为军事机密对待。中共总参谋部利用其情报系统,全力阻挡真相向世界传递。中共军队及其总后勤部正是活体摘除法轮功学员器官的核心机构和证据的重要来源,围绕这两者的更多证据正在曝光的过程之中。

军方304医院等与地方政法系统勾结形成器官黑市网络

一宗中国迄今为止被公开起诉的最大宗活摘器官案中,承认器官中介罪犯伪造“死刑犯判决书”、“死刑犯器官捐赠志愿书”、“亲属关系器官捐赠志愿书”来活摘器官——魔鬼细节就在其中。

2013年4月15日,被外界视为有习近平阵营背景的中国大陆《财经网》再抛重量级炮弹,披露全国黑市器官买卖网络,称之为这是“涉及军方医院和地方法院的一起器官刑事案件”、但“这两家机构并没有承担相应的责任”。

此文是2012年9月10日财经网刊登的〈 非法买卖51颗肾脏背后:器官由三甲医院洗白 〉的延续,文章透露,被中国公安起诉的案卷中称郑伟贩卖的活摘器官的相关“死刑犯器官捐赠文件”、“亲属之间活体器官捐赠文件”都是伪造的。

这些伪造文件一点都没能影响到北京这家正规医院将这些非法获取的活摘器官移植到器官受体者身上。接受郑伟提供非法肾脏的医院,《财经》杂志报导只说是坐落在北京西三环外的三甲军医院。记者在百度上查到,其中涉嫌作案的医生在解放军304医院和301医院工作。

上海著名肾脏病学专家李保春跳楼身亡

2007年5月,上海第二军医大学著名器官移植专家李保春,就从医院肾移植大楼12层跳下死亡。44岁的李保春是著名肾脏病学专家,中国透析移植协会委员,中国中西医结合学会肾脏病协会委员,上海长海医院肾内科主任、主任医师、教授、博士生导师。

一位知情人士披露,李保春死前几个月经常睡不着,靠吃安眠药维持,后来吃药也不见效了,最先进的药吃了都不管用。有一次还无故摔倒了,去检查也没有发现器官方面的疾病。到了“五‧一”前,抑郁症比较严重,住进了该院神经内科的病房,并开始吃抗忧郁的药。

南京军区总医院副院长跳楼自杀

2010年,84岁的中国肾移植始作俑者黎磊石,从南京自家14层高楼跳楼身亡。黎磊石是南京军区总医院副院长、中国工程院院士、国际著名肾脏病专家。

据中国军网报导,黎磊石的肾移植中心仅在2004年就做了1,000例以上的肾移植手术,平均每天3台手术以上。他主持编写了《中国肾移植手册》第一版和第二版,也就是说,黎磊石院士教出了许多中国大陆器官移植医生,让他们成为手上沾着鲜血的这个行业的继承者。

2000年,黎磊石患了恶性肿瘤,并且转移到骨头。2000年8月在上海做手术后,他又继续做了10年的器官移植指导。 2010年,黎磊石癌细胞再度扩散,2010年3月16日,84岁的黎磊石从南京自家14层高楼跳楼身亡。

有消息说,黎磊石自杀前精神压力大,心理负担重。这就像老百姓常说的:害死的人太多了,自然就会有鬼找上门。中国人历来相信,作恶太多的人是不得善终的。

参与活摘器官遭恶报

2006年,首位站出来揭露沈阳苏家屯集中营的女证人,披露她的前夫就是活体摘取法轮功学员器官的主刀医生之一。器官摘除手术中主要让他从事眼角膜摘除。由于活体器官摘除和焚尸的惨烈,给证人和她的家庭带来摧毁性的打击。每次回忆,证人都情绪激动,承受难以描述的痛苦。

证人的前夫2001年调到苏家屯医院很快被提拔为脑外科主治医生。2003年开始,她注意到前夫精神恍惚。“他抱着沙发枕头看电视,你把电视给闭了,他都不知道。”

“慢慢的,他开始晚上盗汗,做噩梦。床单湿透了一个人形……”

网上流传一份王立军的病情诊断证明书,指他2008年开始向医生表示,工作压力太大,长期睡眠不足,晚上不敢关灯睡觉。不少人发现,王立军经常情绪暴躁、歇斯底里,这些症状都可能是真的,很多参与过活摘法轮功学员器官的人,都出现类似恐惧心态。

《新纪元》早前曾报导,薄谷开来得了一种怪病,大连、北京,有名的医院都去检查了,但怎么也查不出到底毛病在哪,她整天昏昏沉沉,有些神智不清,病得很严重。


(责任编辑:孙芸)

天灭中共,退党、退团、退出少先队员保平安,点击进入三退。

本文标签:, , , ,
本文网址: http://hao.juyuange.org/t-12-16
分享:《揭秘江泽民与“医学界一号人物”诡异关系 》

您可能对以下的相关内容感兴趣
目前尚无回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