麦塔斯:中共活摘器官是“冷群体灭绝”

发表于 2019/06/29 • 共321次点击

2019年6月17日,国际人权律师大卫·麦塔斯(David Matas)在英国伦敦“独立人民法庭”。(冠奇/大纪元)

【大纪元2019年06月28日讯】(大纪元记者唐义一伦敦采访、张小清编译报导)英国“独立人民法庭”上周宣布终审判决,指中共当局一直从法轮功学员等良心犯身上强摘器官,犯下反人类罪。在伦敦现场聆听法庭判决的国际人权律师大卫·麦塔斯(David Matas)在接受大纪元专访时表示,中共大规模屠杀良心犯盗取器官同时构成“群体灭绝罪”,只是具有一些特殊性。

他指出,法庭用“犯罪政权”代称中共,已指明中共的一些当权者是犯罪黑帮;而中共对法轮功的迫害,不但贻害了全人类,也使之走向自我毁灭。

要制止活摘器官的邪恶,麦塔斯认为法轮功的“真、善、忍”准则是关键,同时,要通过海内外协力避免“共犯”,来改变现状。


中共活摘器官是“冷群体灭绝”

独立人民法庭的判决书中提到,中共长期大规模活摘法轮功学员器官,犯下反人类罪和酷刑罪,但在“群体灭绝罪”方面未有定论。

麦塔斯说,法庭收到建议书,称活摘参与者们不具有消灭法轮功群体的特定“意图”,而意图是国际刑事法庭定罪“群体灭绝罪”时所必需。法庭搁置了此争议,转由联合国大会向国际刑事法庭提出建议。

麦塔斯赞成法庭在“确凿事实”的基础上审视问题,即参与者是否有“消灭群体的特别意图”不重要,真正有决定性的是“实施”。

“国际法庭的法条说,知情已经足够,知情就包括视而不见。即使你说你不知情,如果你只需要问个问题而你却不问,那你就有‘意图’,是明知故犯。”他解释说,国际法庭给一些人定过群体灭绝罪,“因为高层的意图就在那里,他们不需要判定基层是否有充分的意图”。

在与他人合著的文章《中共对法轮功的‘冷群体灭绝’》(Cold Genocide: Falun Gong in China)中,麦塔斯曾提到,对法轮功的迫害超过传统意义上的群体灭绝。

他解释说,“我们过去看到的群体灭绝都很迅速,且人人都能看得到;对法轮功的群体灭绝则是缓慢进行、相当隐蔽;而这只是快慢的差异,两种情况都属于群体灭绝。”

他同时指出,对法轮功的大规模屠杀“有一种特殊变数,有些与众不同的特性”,即“法轮功不是族群而是信仰,人们因信仰遭杀害;如果他们放弃信仰,就不会被杀” 。

“杀害良心犯盗取器官这件事引人注目的一点在于,他们不是杀死所有良心犯,而是根据宗教信仰挑选:杀害的是藏传佛教徒,是维吾尔族穆斯林,是基督徒,是法轮功学员。”

为什么中共政权只对有宗教信仰的人如此恶毒?麦塔斯认为,中共在切断人与上天的联系,“他们将宗教视为意识形态上的威胁、视为竞争对手,对此绝对担心。”

麦塔斯援引波斯尼亚起诉塞尔维亚在斯雷布雷尼察(Srebrenica)施行群体灭绝一案的例子,当时国际法院(ICJ)在仲裁时表态,“不是所有人都被杀”这一点并不重要。

他解释说:“即使你只是杀死或试图杀死其中一部分人,已经犯下群体灭绝罪。”

他也将中共的群体灭绝与纳粹大屠杀做比较,“纳粹大屠杀的特殊之处不在于反犹太主义——那早已存在,而是火车、毒气、机枪和坦克,是技术的发展使大规模杀戮成为可能;活摘器官也如此,移植技术的发展成为大规模杀戮的武器,杀人敛财不稀奇,但以这种方式牟利,前所未见。”


法庭提“犯罪政权” 麦塔斯:犯罪黑帮在掌握政权

人民法庭的判决书中用“犯罪政权”(Criminal State)指称中共,麦塔斯提醒,这里不是指作为法律实体的国家,而是那些当权者,是指“有一个犯罪黑帮掌握着政权,不是说中国本身有不正当作为,是掌权者行为不端”。

“中共有一种惯用的宣传手法,就像他们说我、乔高和葛特曼是‘反华’,他们把中共等同于中国,但这不准确。”在他看来,“中国共产党更‘反华’,他们和中国人做对,在杀害中国人、贻害中国;而我们没有,相反,我们力挺中国,为中国人的权利站出来发声。”

他接着说,“中共不是中国,从历史上、文化上都不是。它是西方来的。共产主义是马恩列的意识形态。现在当权者虽然是中国人,但他们是以西方的意识形态和语汇治国;真正的中国正好是他们所压制和遮蔽的。”

麦塔斯认为,法庭使用“犯罪政权”一词,对于各国和中共打交道或许是很好的提醒。

“我们有如处在二战前的世界,那时几乎没有人想直面纳粹德国。”他说,“我从很多驻外办公室(驻华使领馆)听到的回应,都和二战前内维尔·张伯伦的想法差不多。张伯伦在二战即将爆发前还在提‘我们时代的和平’。”

这正像很多国家政府对中共活摘罪行的回应,“他们生活在幻想世界,我不知道他们是否愿意调整自己面对现实,我希望他们能如此”。


迫害法轮功贻害人类 中共自我毁灭

就法庭认定的反人类罪,麦塔斯阐释说,“其受害者是人类,超越受害个体的范围,影响到所有地方的人群。”

就影响方式而言,他列举,“一种是使人们丧失这种特殊的精神信仰,阻碍了法轮功这种精神价值和准则让人类普遍受益。”另一方面,“法轮功学员不仅仅是修炼,也通过很多其它方式裨益社会;而由于这样的罪行,社会损失了这种广泛的贡献。”

“这是双重受害。”他总结说。

麦塔斯更指出,法轮功被打压,以及中国发生的所有人权侵犯,都是共产主义危害的结果。“有共产主义政权就有侵犯人权,大家已经普遍认识到了,这也是为何共产主义在世界各国分崩离析。”

从罗马帝国的前车之鉴,他也看到了中国的未来。

“当基督徒的精神价值兴起,与罗马帝国的意识形态发生对立;法轮功非常受欢迎,与中共的意识形态对立。罗马人最终在君士坦丁那里接纳基督教,我可以预见中国也会发生类似的事。”

“中国将来不会再由共产主义领导,无论如何,共产主义不会存在下去”,麦塔斯说,“共产主义是毁灭性的,最终会自我毁灭,中国要保持一体,共产主义必须被取代。”


传播真相制止活摘 “真、善、忍”是关键

他也感到,法轮功的“真、善、忍”准则是普世价值,在制止活摘的过程中非常关键。

“‘真’在这个问题上特别重要。我们必须让更多人参与,越多越好,唯一办法就是让他们了解正在发生的事情。”他说,“探寻真相需要贯之以‘真’的精神,传播真相也如此,真实讯息会促使关注人权的人行动起来。”

善和忍的理念“从平和方面、行动方面发挥作用,关系着沟通方式”,他认为,“真、善、忍准则全都重要”。

他感到忧心的是,“多数人只知道他们身边的世界,如果事情不在他们眼前、在自己身上发生,就一无所知。”

“为什么我们现在看到维吾尔族人受迫害?是因为人们先前没有制止对法轮功的迫害。”他认为,如果在法轮功受害时活摘器官停止,就不会看到维族人被活摘,“部分原因就是人们视而不见,即便他们历史上也遭受过生灵涂炭的苦难。这就是为什么传播真相、呼吁关注如此重要。”


多途径避免“共犯” 将改变现状

他表示,活摘器官独立调查的深入将着眼于两方面:“改变在中国发生着的事情,改变世界各地为避免与中共冲突而发生着的事情。”

麦塔斯乐见习近平治下许多迫害法轮功的元凶落马、被抓,但他也看到,中共的镇压在新疆有增无减。他认为,改变中国归根结底得由中国人完成,外人可以影响中国,但只有中国人能决定中国的命运。不过,“在敦促它国不要成为共犯方面,还有很多事情可以做、也正在做。”

他认为真相传播途径应多样化,如人民法庭“面对全社会召开听证会,有证人出庭,人们可以真切地看到并听到”,这不同于独立调查员形诸文字的报告。

他也感到,法庭谈到国际法的“普遍管辖权”,为避免共犯指明了路,“我认为每个国家都应该做的一件事就是立法,允许起诉那些在中国和它国参与活摘器官的人,并且禁止他们移民。”

他认为,避免共犯应拿出一整套补救措施,包括“立法强制个人报告器官移植旅游,为病患提供咨询及医疗合作制定详细的伦理标准,从民间进行干预补救,以及解决尸体展一直在全球巡回展出的问题”。

麦塔斯表示,他个人会在这两方面继续努力,也对前景充满信心,“我要说人们普遍怀有同情心,很多不同国家都有行动,我认为真的很有希望改变现状”。

作为犹太人的麦塔斯,是从研究纳粹大屠杀开始契入人权事务的,说到为何持续参与制止中共活摘暴行,他说,“杀害无辜者盗取器官是邪恶的,我想没人会有争议,也让我非常震惊。”

从2006年开始,麦塔斯针对中共活摘器官的调查全部是自费。他说,自己义务做这件事,“部分原因是想保持独立,这会让你的调查更可信;其次,义务工作时,你是自己的老板,可以进退自如、畅所欲言。处理人权事务时,我觉得不应为客户而做,应该根据原则行事。”(完)#

天灭中共,退党、退团、退出少先队员保平安,点击进入三退。

本文标签:,
本文网址: http://hao.juyuange.org/t-12-38
分享:《麦塔斯:中共活摘器官是“冷群体灭绝”》

您可能对以下的相关内容感兴趣
目前尚无回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