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共败亡在即 哪里是“后路”?

发表于 2019/06/17 • 共216次点击

【明慧网二零一九年六月九日】对于中共官员来说,十余年前已经在准备“后路”。从一九四九年之后的三反、五反、反右,到文革十年浩劫,再到八九年镇压反腐败学潮,以及从一九九九年开始的倾全国之力迫害法轮功学员,中共的历史就是一部用屠刀杀出来的血红记录。

在中共体制之内跟随中共“搞革命”的党徒,事实上比任何人都了解中共体制的残忍与黑暗,以及与普世价值背道而驰所带来的生存危机。

“裸官”的说法由来已久,让子女家属移居海外,而自己留在中共体制,一旦出事落马,起码家人以及财产已经转移国外。

据前国际货币基金组织经济学家卡尔领导的一项研究,仅二零零二年到二零一一年这十年间,中国的非法资金外流数量位列榜首,约为1万亿美元。

在此期间,牢牢控制中共权力中枢的江泽民集团,从上到下形成了系统、公开、整体性的中共贪腐阵营,把巨额赃款资金存放在“全球最安全的避风港”瑞士银行,成为首选。

前中国银行香港总裁刘金宝二零零五年因贪污罪被判死缓。香港《开放》杂志披露,国际结算银行二零零二年十二月发现一笔20多亿美金的巨额中国外流资金无人认领。之后刘金宝在狱中爆料,这笔钱是江泽民在16大前夕,为自己准备后路而转移出去的。刘金宝还曾担任中国银行上海分行行长。

维基解密几年前披露,中共高官在瑞士银行大约有5,000个账户,三分之二是中央级大员。从中共的副总理、银行行长、部长到中央委员,几乎人人都有一个账户。此外,在香港工作过的局一级的官员大部份也都有瑞士银行账户。

银行保密时代的终结

二零零八年全球“金融风暴”爆发,一个又一个经济泡沫被刺破。国际社会在清理泡沫过程中,发现相当多的不明账户开设在瑞士的银行。

二零一二年,美国政府对瑞士最古老的私人银行威格林银行提出了税务诉讼。二零一三年一月威格林银行承认,曾协助美国公民在海外持有的12亿美元资产逃税,并向美国政府支付了5790万美元罚款,随后这家有着270年历史的银行被迫关闭。

守法、公开、正当,是任何一个国家与地区应遵守的基本准则,任何一个角落都不应成为不法分子的“避风港”。在美国、德国、英国等国家要求之下,瑞士放弃了有数百年传统的保密制度。

二零一四年五月初,瑞士突然承诺,将自动向其它国家交出外国人账户的详细资料,并宣布一旦确立国际标准并获得瑞士议会和选民的认可,瑞士最早可于二零一八年开始交出相关资料。

二零一八年十月,瑞士联邦税务管理局(FTA)向欧盟国家和其它九个司法管辖区,公开了有约200万个账户数据,包括姓名、地址、居住地、税号、账户余额与收入信息等。路透社(Reuters)将这一事件称为“银行保密时代的终结”。

虽然中国大陆目前尚未和瑞士进行信息交换,不过瑞士已将中国列为意向交换国之一。公告提到,到二零一九年,数据共享方将扩展到约80个国家和地区。

在瑞士银行的大门关闭之后,金融高度发达的美国成为“黑钱”向往的飞地。中纪委披露了二零一三年非法资金外逃规模达15,000亿美元,比二零一二年急剧上升50%。其中大量的“黑钱”涌入“个人隐私保护制度”最为完善的美国。

然而,二零一五年三月的一则消息,让中共贪官心存余悸。在这一年三月五日,美国司法部表示,已协助韩国当局收回与韩国独裁者全斗焕相关的2870万美元贪污所得。另一方面联邦检察官表示,全斗焕亲属已同意美当局没收在美洗钱的100多万美元。

现任联邦调查局副局长、时任FBI洛杉矶分局助理主任大卫·鲍迪奇(David Bowdich)评论说,“美国不会袖手旁观,不会成为外国官员洗钱、隐藏腐败的避风港。”

无独有偶,二零一六年二月,美国司法部公开了赤道几内亚总统奥比昂之子特奥多罗(Teodoro Nguema Obiang Mangue)在美国洗黑钱的调查案例。在美国司法部对特奥多罗提起诉讼之后,其同意从其被拍卖的房产款中,取出大约3千万美元,帮助赤道几内亚民众。

清算反人类罪的先声

上诉两个美国司法部没收贪赃财产案例,仅仅是针对当事人的贪污民财作出的裁决,如果一个当权者,犯有种族灭绝、迫害信仰等严重的反人类罪行,就不可能仅仅是清算财产这么简单了。

二零一六年五月十六日,瑞典斯德哥尔摩地方法院以曾参与一九九四年卢安达种族大屠杀为由,将原籍卢安达的六十一岁瑞典公民贝林金蒂(Claver Berinkindi)判处终身监禁,罪名包括种族灭绝,以及在卢安达进行谋杀、谋杀未遂与绑架等严重罪行。贝林金蒂虽然隐瞒身份加入瑞典籍,瑞典和卢安达远隔万里又时隔二十二年,凶手还是逃不过正义的审判。

二零一八年十一月十六日,联合国柬埔寨法院特别法庭判决,首次裁定红色高棉(Khmer Kraham,又译赤柬)两名前首领犯下种族灭绝罪,判处二人终身监禁,这是首宗判决种族灭绝罪的官方裁决。其中一人是92岁的农谢(Nuon Chea),他是红色高棉政权领袖波尔布特(Pol Pot)的副手,另一是八十七岁的乔森潘(Khieu Samphan),他是当时的国家元首,被控对越南裔民众实施种族灭绝。乔森潘在受审期间还揭露出中共支持赤柬的大量材料,柬共创造的酷刑手段如活取人脑机的制造,就是得到中共专家的指导。赤柬头目犯行四十多年后,仍须受审判刑,并非罕例。

二零一九年三月二十日,波兰司法部长表示,将起诉一批共产党统治时代的法官与检察官,这些人参与了对当时反对派人士的迫害和判刑。波兰司法部长兼总检察长杰波罗强调,应该让曾服务共产党、参与迫害的法官与检察官为他们当年的行为承担责任。这七人包括三名法官与四名检察官,他们在一九八一年~一九八二年期间对至少十名反对派持不同政见人士判刑。

去年十月,波兰一家法院对85岁的米赫尼克下达了逮捕令,他曾判处一批反抗共产党的人士死刑。今年一月,波兰司法部门请求瑞典同意引渡现为瑞典公民的米赫尼克回波兰受审。波兰政府表示,米赫尼克犯下了反人类罪,类似罪行永远不会丧失时效。

波兰追诉共产党统治时代的法官与检察官,也给世人指引着同一结论:群体灭绝罪与反人类罪的恶行重大,追诉期永不消失。

提交迫害者名单 让邪恶无路可逃

二零一九年五月三十一日,法轮大法明慧网刊发《通告》:美国国务院官员并告知美国法轮功学员可以提交迫害者名单。

一方面,美国政府将严格地审核签证申请、对人权及宗教迫害者拒发签证;另一方面,他们从中国转移到国外的非法资产将面临清算。

一九九九年七月起,江泽民与中共动用整部国家机器迫害法轮功,对上亿遵循“真、善、忍”的法轮功学员进行了残暴的迫害。二十年来,在没有任何正式的法律条款情况下,至少有数十万善良无辜的法轮功学员被非法关押在劳教所与监狱中,长期遭受惨绝人寰的酷刑折磨与精神摧残,更令人发指的是活体摘取法轮功学员器官这种骇人听闻、天地不容的暴行。二十年来,至少有四千两百多人被迫害致死,还有更多的人至今失踪。

在海内外法轮功学员不舍昼夜,和平理性的讲真相中,国际社会以及世人逐渐清醒,不仅认同“真、善、忍”普世价值,而且开始对于中共及江泽民集团的反人类罪行,予以认真面对以及诉诸法律。

明慧网在《通告》中称:“请海内外大法弟子立即行动起来,更完整的收集、整理和向明慧网提交迫害者名单,包括迫害者本人及其亲属、子女、资产的信息,以便定位迫害者。”

根据明慧网颁布的“收集迫害者信息用表”,“迫害者”包括、但不仅局限于直接实施迫害者,也包括制定具体政策、下达命令以及协同者。根据美国的相关法律公告,符合拒发签证要求的恶行包括:

未经法院判决为“死刑”而故意杀人;
酷刑和其它残忍、不人道或有辱人格的待遇或处罚;
没有刑事指控的拘押;
绑架或秘密拘押而致人失踪;
其它对生命权、自由权或人身安全权的公然剥夺;
下令、煽动、协助或以其它方式参与群体灭绝。

殷鉴不远。人类社会的正义力量,曾经将法西斯头目、南斯拉夫的独裁者、红色高棉的杀人魔王都押上国际法庭,也同样可以将江泽民集团与中共犯罪官员押上审判台,这一时刻不日即到。近年的数则国际判决与现今波兰政府追诉前法官,都应让追随迫害元凶的助恶之徒深思自己的未来。这些判例足以让曾受中共蛊惑的人们警醒,为中共卖命就如同为虎作伥者,都没有好下场,被中共利用完了自己仍要承担苦果。

尊重生命与维护人权,是普世原则。因为类似的情况,早在二战后的纽伦堡审判法西斯战犯时,已有先例:不道德的行为不能以是奉政府的命令为借口而求得宽恕。

天理昭昭,报应不爽。那些仍在参与迫害法轮功学员的各级人员,应该赶快停止迫害,保护法轮功学员,收集其他人的犯罪证据,将功补过,为自己的未来预留后路,才能弥补罪愆、赎罪自救。

那些积极参与迫害的党羽,恶报已然现前。迫害法轮功的急先锋,诸如薄熙来、周永康、苏荣、徐才厚、李东生、王立军、万庆良等中共高官锒铛入狱,也预告了首恶之徒的下场。从七年前的王立军、薄熙来事件,到中共劳教制度废除,再到李东生、周永康这些“六一零”(中共专门迫害法轮功的非法组织)头目的相继落马。善恶终有报,迫害法轮功者必遭恶报的天理让歹徒惶恐不安,报应已直逼首恶元凶。

长夜将尽,曙光已现,正义终将彰显。那些仍在参与迫害法轮功学员的各级人员,应该赶快停止迫害,保护法轮功学员,收集其他人的犯罪证据,将功补过,为自己的未来留一条后路,才是正确的选择。

天灭中共,退党、退团、退出少先队员保平安,点击进入三退。

本文标签:,
本文网址: http://hao.juyuange.org/t-13-100
分享:《中共败亡在即 哪里是“后路”?》

您可能对以下的相关内容感兴趣
目前尚无回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