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谁盗用了夏俊峰的器官?”

发表于 2013/09/26 • 共14110次点击

【大纪元2013年09月26日讯】(大纪元记者黄清报导)轰动大陆的辽宁小贩夏俊峰杀城管案沉寂一段时间之后,于日前风云突变,当局突然判处其死刑并立即执行,夏俊峰家人被通知“领取骨灰”,不见尸首。在中共当局滥用死刑犯器官作为移植供体,和活摘真相不断被国际聚焦的当下,大陆各界质疑“谁盗用了夏俊峰的器官?”此前,另几桩引爆民众广泛关注的曾成杰和聂树斌冤案,也涉及中共“按需杀人”,盗取器官的惊天罪恶。

中共当局处死夏俊峰的内幕

9月25日,据《德国之声》披露,当局首先对媒体下禁令,然后再通知当事人家属,互联网暴露了中共当局处理敏感事件的内幕。

9月24日,若干媒体人均以直接或隐晦的方式放出消息:备受关注的夏俊峰案已核准死刑,即将执行。夏俊峰的妻子张晶则毫不知情,直到9月25日凌晨5点,一行人敲开她的家门,要求她去和丈夫见最后一面。

在30分钟会见期间,夏俊峰首次透露:2009年事发后他被抓进派出所,笔录都是警方事先拟好的,让他签字,不签就挨打。

媒体人披露的宣传部门禁令如下:“辽宁夏俊峰故意杀人案死刑覆核已审结,将于9月25日执行,各媒体如作报导一律依据法院发布的权威消息刊播,不评论不链接、不渲染炒作。”

夏俊峰行刑后,妻子张晶接受采访时表示:夏俊峰不认罪,死前拒绝在死亡书上签字,并对妻子说:家里只要有一个人活着,都要上诉。

家属只见夏俊峰骨灰

9月25日下午3点55分,张晶在微博发布消息:“刚接的法院电话通知,夏俊峰已火化,明天9点去领取骨灰。”

夏俊峰是沈阳一小商贩。2009年5月16日,夏俊峰和妻子在马路上摆摊被沈阳市城管执法人员查处。在勤务室接受处罚时,夏俊峰与执法人员发生争执,用随身携带的切肠刀刺死城管队员两名,重伤一人。2011年5月9日上午,夏俊峰刺死城管案终审宣判,辽宁省最高法院作出刑事裁定,驳回上诉,维持原判:夏俊峰因涉故意杀人罪被起诉,判处死刑。2013年9月25日最高法院核准死刑,6时,家属被安排见最后一面。

“夏俊峰的配型和什么老干部配上了?为了器官,必须死??”

目前,夏俊峰被执行死刑的消息在微博上引起强烈反弹和抗议,在“跪求”中共当局“刀下留人”失败后,舆论一边倒的对当局表示彻底失望。

而且,众多声音质疑,此次夏俊峰突遭死刑,甚至不让家属见全尸,是不是有哪位高层需要移植器官,因此夏俊峰必须得在这个时候被处死。

大陆拥有大量粉丝的微博帐户“染香姐姐”质疑:为什么夏俊峰也只有一捧骨灰还给家属?此犯并非无人认领尸体,为何也只交还骨灰?执法机关什么时候有尸体处置权?家属连尸体的处置权都没有?器官到底可以卖多少钱?不会301有领导躺床上等着配型成功的器官所以才急吼吼的杀人吧?

中国时事评论员横河在推特写道:有条件的可以查一下,沈阳有资质的移植医院25日有没有做大器官移植手术、手术开始时间、器官来源、捐献者签字。

蒋方-舟子:是不是夏俊峰的配型和什么老干部配上了?为了器官,必须死??

药家鑫家属也只见骨灰 死刑犯器官被当局强行捐出

网友吴淑平表示:刚才无意中看了药家鑫之父药庆卫的微博,才知道药家鑫被执行死刑,其家人居然连尸体都见不到。无论药家鑫如何最大恶极,尸体总该让其父母看一眼吧?如果法律和执法者这样残忍,与杀人又有何区别呢?这不是刀刀杀到其父其母的胸口上吗?

吴淑平还接着质疑:也就是说死刑犯的器官都被国家强行捐出?

有民众回覆:这是国家体制问题,判死刑或死缓的都是收不了尸的,因为中国没有无偿捐助器官体制,大多数的需求都是从这里得来。

还有的义愤填膺:那些强盗们,到底摘取了多少夏俊峰的器官?这个天良丧尽的……!

大陆民众表示:共和国用国家公权力杀了夏俊峰,出卖了夏俊峰的心肝肾。共和国司法从杀人游戏中获得巨额利润的同时,可听见孤儿寡母终身悲惨的哀鸣。公权力们曾预料他们在屠杀无数个夏俊峰们,出卖他们器官的时候,出卖国家灵魂和良心的时候,这个国家的统治们公权力们下场将会比夏俊峰一家更加悲惨。

湘商曾成杰遭“秘密处决”各界质疑“器官或被摘除”

此前,湘商曾成杰被“秘密处决”也曾轰动大陆社会,各界质疑“器官被摘除”。

7月12日,涉嫌集资的湘商曾成杰被湖南省长沙市中级法院“秘密处决”,引爆大范围的民怨。当局对此案几次改口:由最初给出的注射死亡到被枪杀,到最后只给了家属一个骨灰盒了事,前后言论自相矛盾,疑点重重。因中共当局一再声称现今中国的器官移植供体主要来源是死刑犯,因此民众纷纷质疑:曾成杰不但惨遭“灭口”,器官或亦遭摘除。

报社记者何光伟表示:请长沙中院出示录音、录像自证清白。否则我们有理由怀疑曾临刑前被虐待、器官缺失、还有他是不是被处决的?这些贵院必须出示所有监控自证清白。

曾成杰之女在微博揭露:这是7月14日中午在我父亲执行死刑两天后才接到长沙中院的死刑执行通知。邮寄邮戳时间是7月13日,签发时间是我父亲被枪决的12日。难道长沙中院唐学平法官不知道刑诉法解释423条的法理以及犯人临终告别权和亲属临终会面权的人道吗?死刑也由注射改为枪决。人权何在?法理何在?天道何在?

法学教授贺卫方:生前最后的见面可以由犯人提出,也可以由家属提出,两者都必须得到尊重。从基本的人道出发,甚至在相关人员没有提出此要求的情况下,司法当局也应努力促成这种会见。还有,行刑后的尸体也应经其家人验证后火化,否则人们不知道死者器官是否完整。

海南昌宇律师事务所律师关绍斌:为什么执法公开变成了秘密处决,是不是有什么猫腻,把器官盗卖了呢?

聂树斌疑案 网曝聂器官被摘救中共高官命

目前,关于沈阳小贩夏俊峰覆核并执行死刑的律师界发表声明:1、抗议最高法院对证据存疑、程序违法案件通过死刑覆核并立即执行;2、要求最高人民法院公布夏俊峰死刑覆核意见书;3、最高法院现行死刑覆核程序必须改造,去除其神秘化色彩,贯彻司法公开原则;4、我们将继续关注王书金案判决及聂树斌案申诉。

袁裕来律师25日在微博发出感慨:夏俊峰死了,聂树斌的案件还活得了吗?

此前,大纪元获得民众投书爆料披露:聂树斌被错杀后,真凶王书金落网已经十好几年了,该案仍然不能改正,也是涉及高层。当年石家庄法院发现该案有疑点,主张疑罪从轻,判死缓。但是在为当年患尿毒症的中国外交部高官章某寻找肾源的过程中发现聂的肾脏与章匹配,为了救章某的命,经高层下令,立即执行。

据从网上搜到的关于章含之换肾的信息:章于2008年1月26日因呼吸衰竭死于北京朝阳医院,时年72岁。章换过2次肾:1995年和2002年。

章某曾自己披露:“我多活了12年。”据资料显示:1994年章从澳大利亚回国,发现肾病。1995年章病加重,昏厥在办公室,医院已发出病危通知。章第一次换肾,爆料人说用了聂树斌的肾。聂树斌于1995年4月27日,被执行死刑,年仅21岁。

章某第二次换肾时间是2002年,正是活摘法轮功学员器官高峰期。

器官移植大国背后的罪恶

根据官方公布的每年移植数量,中国已成为美国之后的第二大移植大国,据“中华医学会器官移植学会”主任委员陈实介绍,截至2005年底,中国已累计器官移植5万5,000多例,其中肾移植7万4,000多例,肝移植逾万例,心脏移植400多例。

特别是2002年以来,中国移植业迅速发展,每年开展的器官移植手术超过1万例,2005年达到了创记录的1万2,000多例。

关于大陆器官的来源,中共官方前后给出了截然不同的说法。早在30年前就有中国医生在联合国指证中共当局盗用死刑犯器官,但中共外交部一直矢口否认,直到2005年7月,中共卫生部副部长黄洁夫在世界肝脏移植大会上才首次承认:中国多数移植器官来自死刑犯。11月7日的世界卫生组织(WHO)会议上,黄洁夫再次公开承认中国绝大多数移植器官来自于死刑犯。

然而2006年3月,中共外交部发言人秦刚在记者会上慎重宣布:“有关中国存在从死刑犯身上摘取器官进行器官移植的情况,完全是谎言。”

2006年4月10日,中共卫生部新闻发言人毛群安公开表示:大陆器官“主要来源于公民在去世时候的自愿捐赠”。到了2007年1月11日,毛群安才承认中国摘取死刑犯器官。从那以后,中共一直咬定大陆器官主要来源于死刑犯。

从中共官方六次改口辩护中,人们看出了症结所在:大陆死刑犯人数远远少于器官移植所需的供体人群。

明慧网曾发表一篇调查报导:《“死刑犯”撑不起中国器官移植市场上的蘑菇云》,系统详实的分析了在每年变化不大的普通死刑犯之外,在2003至2006年期间,中共利用偷盗法轮功学员器官,才有了这四年移植量的大爆炸。随后由于国际社会的强烈呼吁,中共不得不收敛以往的肆意妄为,并在2007年7月1日开始实施《人体器官移植技术临床应用管理暂行规定》。

如今外界还不能断定中共是否已经停止活摘法轮功学员器官,但诸多证据和疑团让全世界意识到,揭开大陆器官黑幕已是刻不容缓的当务之急。

(责任编辑:孙芸)

天灭中共,退党、退团、退出少先队员保平安,点击进入三退。

本文标签:
本文网址: http://hao.juyuange.org/t-14-49
分享:《“谁盗用了夏俊峰的器官?” 》

您可能对以下的相关内容感兴趣
目前尚无回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