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六四30年】 “六四抗暴者”群体悲惨遭遇被曝

发表于 2019/05/26 • 共272次点击

【希望之声2019年5月25日】(本台记者刘莹综合报导)六四30周年前夕,当年“六四抗暴者”的悲惨遭遇被披露,旅居澳洲的民运人士孙立勇表示,“六四抗暴者”是1989年民运和六四镇压中结局最悲惨的群体,他们被判的刑期最重,关押出狱后遭遇最惨,最不受国际社会关注。日前,他编写的记录”六四抗暴者”群体的新书《六四抗暴者法庭档案》出版。

据美国之音报导,“六四抗暴者”指被中共当局冠以“六四暴徒”的群体。他们在89民运期间,在军队进城后,以及“六四”镇压前后,拦截车辆、烧军车、号召市民反抗、号召工人罢工学生罢课,用堵塞交通等各种形式对当局的镇压进行抗议的人,多为普通市民。

孙立勇举例称,当年19岁的赵庆,因为烧了3辆军车被判18年,获释后找不到工作,还被不明身份人殴打,眼睛被捅瞎,2012年死于脑干大出血,才42岁。

孙立勇说: “一辈子连个媳妇都没娶,在家里头受白眼,在社会上没工作。‘六四抗暴者’的就业面临着一个严重的问题。现在稍微像点样的企业,要你出示无犯罪证明啊,你要去派出所开啊,派出所说你抢劫罪、放火罪啊!不能写你没有罪啊。”

他还介绍了另一位 “六四抗暴者”。“张燕生,1989年他是北京展览馆的工人,是69年生的。1989年因为抢劫罪被判无期徒刑······他有糖尿病遗传史。张燕生在监狱就有糖尿病。为了减刑玩命干活,家里什么都没有,又没有国际社会的帮助。8、9年前刚娶了媳妇。最近我写了篇文章,希望大家帮助他,他肾衰、心衰。”

孙立勇本人当年就是一位堵军车的抗暴者。1991年被以反革命宣传煽动罪判7年徒刑。他服刑的地方正好跟150多名六四抗暴者关同一个监狱。他说,每天晚上都会听到那些抗暴者或因完不成生产指标,或是说了不思悔改的话,被狱警电击时发出的哀嚎声。

孙立勇说:“这些个被电的哀嚎声今天都30年了,还常常回荡在我的耳旁啊。我2004年来到了澳大利亚,出来以后才知道没人关心这些人。六四普通的市民、最勇敢的人,没人理你知道吗?然后当时的这些学生领袖们很风光,他们有资源,但这些市民得到什么?他们没有得到任何的赞美,这个历史和现实对他们是不公平的。所以我就觉得应该去为他们发声。”

《六四抗暴者法庭档案》 这本书包括了孙立勇13年来搜集到的108名“六四抗暴者”的法庭文件,包括逮捕证、起诉书、判决书、终审裁定书、释放证等。

孙立勇表示,他是名建筑工人,利用业余时间做这件事,如果没有美国历史学者宋永毅的大力支持这本书不可能在今年出版。

宋永毅是加州州立大学洛杉矶分校的图书馆员、中国文革史专家,最近担任美国劳改基金会理事。宋永毅表示,“六四抗暴者”长期得不到外界关注的原因之一是中共司法当局给他们贴上的刑事犯罪的标签。他们的行为被认为超出了非暴力反抗的范围。但宋永毅表示,当国家使用暴力镇压人民时,人民有权反抗;在天安门事件中,最大的暴徒是下令屠杀手无寸铁百姓的中共当局和邓小平。

发生于1989年6月4日的天安门广场大屠杀事件,迄今已过去近30周年。长期以来,中共为掩盖真相,对这场震惊世界的大屠杀制造了许多虚假的说辞。

据报导,中共至今封锁六四真相,将学生的和平抗议诬蔑为“反革命暴乱”,并否认军队开枪杀人。

近期,六四事件”的亲历者、中国学者吴仁华被迫流亡海外后,通过多方面的渠道搜集有关六四的资料和证据,还原出更接近历史原貌的六四真相。

他在接受台湾《中央社》的采访时表示,中共在对外解释六四清场为何动用杀伤性武器时,都宣称是发生了民众“杀军人、抢武器”的事件,但吴仁华指出,这是“倒果为因”的说法。

吴仁华根据中共官方公布的平息反革命报告、共和国卫士英雄事迹等资料,辗转调查找到了15名戒严部队殉职官兵的死亡地点、时间和死因。

吴仁华说,清场时间是从6月3日晚间10点钟开始的,但中共官方公布的这15名殉职军人,没有一位是在6月4日的凌晨1点前死亡的。这说明是中共派出的戒严部队开枪杀人在先,北京民众采取“以暴制暴”行动在后。在军队清场开枪杀人之前,北京根本没有发生所谓的“反革命暴乱”。

他通过调查证实,上述15名“殉职”官兵里,其实只有7人的死因和北京民众的暴力行为有关;其余的8人中,有人是死于交通意外,还有人是突发疾病而亡,更有一名军队宣传干部,是因为身着便服到广场去拍照,结果被戒严部队的士兵误杀。

责任编辑:元明清

天灭中共,退党、退团、退出少先队员保平安,点击进入三退。

本文标签:, ,
本文网址: http://hao.juyuange.org/t-14-582
分享:《【六四30年】 “六四抗暴者”群体悲惨遭遇被曝 》

您可能对以下的相关内容感兴趣
目前尚无回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