前中共特工:我为何与中共决裂 出逃澳洲

发表于 2019/11/24 • 共322次点击

[新唐人北京时间2019年11月24日讯】近日冒着生命危险逃到澳洲寻求政治庇护的中共特工王立强,对大纪元记者讲述了中共对香港的渗透与操控台湾选举等内幕,以及他决定与中共决裂的原因。

为何出逃

“我是经历了思考、思考、再思考,这样的决定对我整个人生是好事还是坏事,我自己都不知道,但我坚信在那样的组织(中共)里面,下场终究不会有多好。”王立强说。

他表示,“在这几年做特工的过程中,深知中国共产党对香港的控制,是像天网一样监视着、控制着每个人的意识形态和行为动态,随着年龄的增长与世界观的改变,逐步认识到中共的行径是破坏世界民主和侵害人权的专制行为,反党反共的心日渐清晰,于是计划着离开这个组织。”

今年4月王立强被布置了新任务,“新任务要求我于2019年5月28日到达台湾,从事对台湾民主与人权的侵害,帮助中共操纵2020年台湾总统选举,让台湾失去独立主权,由中国共产党统治并取代中华民国。”

王立强表示,这个新任务让他决定选择脱离中共,“其实就是叫我去台湾这个事情成了导火线。随着家庭的建立和小孩的出生,我强烈感受到(中共)带给我更大恐惧,那将是对孩子对妻子对整个大家庭的威胁。我2018年12月26日来到澳洲看望孩子和妻子,通过在澳洲的几个月我感受到这个国家的民主自由,让我更加对中共从事破坏世界民主与和平的相关行径感到耻辱,所以我决定更加彻底地放弃这次任务,彻底与中共决裂,选择维护人类民主自由。”

中共对香港的渗透

王立强介绍说,“我所在的中资香港公司的老总向心长期供职于国内大型情报机构,曾担任国务院邹家华副总理秘书一职,后到国防科工委负责军事研究。1993年,中共考虑1997年香港即将回归,受中共军方高层的委派,并将其原名“向念心”改名为“向心”,让他到香港设立公司。据向心的亲口讲述,他是中方少有的可以将一家人都送到香港并改名从事间谍相关工作的人,所以他的太太也是中共的特工。并且向心在毫无发迹史的情况下收购了两家上市公司,‘中国创新’与‘中国趋势’, 并且以军民融合发展与通讯类为主要业务。 ”

王立强说:“中共镇压香港民主人士,向心的团队是最有力的执行团队,他们首先占领香港的舆论媒体阵地。在香港的媒体有明面上就是中共的喉舌的重要媒体,这些媒体的主要负责人都是(中共)非常重要的情报联络员,也就是中共官方的新华网、人民日报、新浪等主要媒体驻香港办事处,都是负责监管香港人一举一动的机构。而不在明面上的以文汇报、凤凰网、凤凰新闻、香港卫视、亚洲卫视、大公报等为主,都由中共实际控制 。”

王立强还谈到,中共占领香港高校阵地,严密掌控香港青年动向。向心的太太通过其所设立的“中国科技教育基金会”以支持两岸大陆与香港大学生为名,实际是发展其情报人员。向心的“中国科技教育基金会”每年获得中共的资助就有5亿元,就是专项控制所有大学学生的一切思想动态,以宣传中共对港的所谓优厚政策为目的。

“我主要受向心委派传达并实施其主要政策,对在香港的大陆学生及其他情报人员,通过以聚餐、小型会议为主的形式,宣传我们(中共)组织的主要思想和任务,力推这些来港的大学生积极宣扬中国(中共)政策和发展,并让他们收集相关港独和反对中共的言论情报。”他说。

协调“铜锣湾书店事件”

王立强说,2015 年,他接受向心命令,对 “铜锣湾书店事件”展开行动,铜锣湾书店股东及员工特别是在铜锣湾书店的经营者李波被监控,并在香港境内将其带走。李波的被抓就是由向心指挥的,直接被特定人员带往大陆。

在香港的特工就是打击一切与香港独立相关的言论及一切中共认为的非法出版物,搜集情报统一先汇总至香港处,迫害在香港发表有关于香港独立和共产党倒台等一切不利于共产党的言论的人,一旦搜集到相关情报,只要是有人触及到香港独立与中共敏感话题的香港人士与大陆人士甚至外国人士,统一上报至总参谋部情报处,并对这些人员进行严加监视。

铜锣湾事件对王立强触动很大,“本来我认为中共是不可以去香港抓人的,还是一国两制嘛,你怎么能来到这里把人带到内地去。”

如何开展间谍工作

从小到大一直当班长的王立强毕业于安徽财经大学,专业是油画。这样本该从事艺术的人是如何与中共情报机构发生联系的呢?

王立强说,上大学时,我和学校领导关系很好,他的一个亲属是香港这家公司的一个副总裁。刚好当时这家公司就是做所谓像财务分报之类的,其模块底下有汽车频道、有新闻频道、有电商频道、有文化频道、教育频道等等,他想让我负责一个文化与教育频道,让我觉得这纯粹是对口(的工作)。在高管的介绍下,王立强来到这间中资香港公司。

王立强介绍自己是“中国趋势和中国创新的项目总监,主要负责项目管理。该公司是大陆国防总参谋部所属的设立在香港的中资公司”。

“(我的工作)具体内容从表面上看起来是商业活动,实际主要是针对媒体这块。”王立强说,“我可以跟你讲,主要是香港和台湾。其实最主要的还是台湾问题,我们的进攻方向还是台湾。我就是负责人和人之间的协调。”

他说,“在台湾我们就是攻舆情,媒体舆情,表面上我们(中共)支持国民党,其实我们谁也不支持,我们一下这样,一下那样。我们的网络平台非常多。所以散布讯息啊,都是要底下要操作的,这是我们的主要任务。”

至于在香港的工作,他透露,就是打击一切与香港独立相关的言论及一切中共认为非法的出版物,搜集情报统一汇总到香港,迫害在香港发表有关于香港独立和共产党倒台等一切不利于共产党言论的人,一旦搜集到相关情报,只要是触及到香港独立与中共敏感话题的香港人士、大陆人士,甚至外国人士,统一上报至总参谋部情报处,并对这些人员进行严密监视。

中国问题专家横河表示,“这应该是中共70年来最严重的间谍叛逃事件,因为他是中共专业间谍在香港运作的一个枢纽,而他的上司则是在香港的中国情报机构的核心人物之一。此前唯一可比的是俞强生,但俞本人并非出身间谍,没有实际操作,除了暴露了金无怠,很少有情报可以提供。”

──转自《大纪元》

(责任编辑:李红)

天灭中共,退党、退团、退出少先队员保平安,点击进入三退。

本文标签:
本文网址: http://hao.juyuange.org/t-14-622
分享:《前中共特工:我为何与中共决裂 出逃澳洲》

您可能对以下的相关内容感兴趣
目前尚无回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