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文看懂 中美应对武汉肺炎疫情有何不同

发表于 2020/01/23 • 共224次点击

【大纪元2020年01月23日讯】(大纪元记者林燕综合报导)武汉肺炎自去年12月31日中共当局公布以来,目前已经蔓延到包括美国在内的多个国家和地区。鉴于十多年前SARS爆发时中共隐瞒疫情造成的恶劣影响,各国对本次武汉肺炎疫情发展严阵以待。

众所周知,在公共卫生事件发生时唯有信息公开,才能最大程度地挽救生命;但在中国大陆,官员瞒报疫情并非个案,而是整个系统性的操作,民众讥讽他们是“病毒派来的官员”、始终按照病毒传播效果最大化行事。

不妨参照美国的公共卫生事件处理方式,了解正常应对重要疫情的方式应该是什么样。

美国首例武汉肺炎的确认 得益于医护人员的及时报告

美国疾病预防控制中心(CDC)周二(21日)举行电话记者会,确认一名30多岁、刚从武汉返美的男子感染了武汉肺炎;该名患者成为美国首例确诊病例。

CDC表示,一名30岁美籍男子15日从中国武汉返美、通过西雅图入境,16日开始看医;在医护人员查看病人的旅行史后,意识到他疑似感染的是最新病毒,于是迅速从患者身上取得样本、并与CDC联系,CDC于20日晚确诊患者携带武汉肺炎的新型冠状病毒。

在21日下午举行的电话记者会,CDC呼吸道疾病暨免疫中心主任梅森尼尔(Nancy Messonnier)感谢医护人员的及时报告,并表示现已经开发一种新的测试方法,可以识别首例武汉肺炎患者体内的病毒,并扩大机场筛检范围至5个美国国际机场。

她提醒说,现已确认美国出现武汉肺炎首例,也预期在美国和全球会出现更多病例。

梅森尼尔表示,基于过去的经验,CDC知道采取积极预防措施与做好准备至关重要,虽然武汉肺炎目前对美国公共安全的风险仍低。

据悉,CDC官员正在编制一份该名患者返回美国以来可能接触过的人员清单。CDC当前的重点是确定这名男子的航班和座位号,以便筛选与他接触过的人。

同时,CDC还格外强调加强旅客的安全意识教育。CDC会在飞机上用中、英文双语为乘客派发武汉肺炎的防护信息以及注意事项。

如果乘客出现新症状,将被送到当地与CDC合作的医院进行检查;如果确诊有人感染了新病毒,他们将在医院被隔离观察。CDC表示,冠状病毒在美国传播的风险仍然很低。

CDC的推特账户推文说,CDC一直在积极防备武汉肺炎进入美国,尤其是防止从武汉出发的旅客携带新型冠状病毒(2019-nCoV,俗称武汉肺炎)入境。

CDC早在1月8日就通知美国各医疗机构的临床医生注意这个新病毒;1月17日,CDC为医疗机构以及医生从业人员提供了更多指导。

中共学者:美国及时授权处理疫情 很少行政干预

对CDC的高效,其实中共体制内的学者曾进行过非常详细的考察,并将研究结果刊发在中共最权威的党媒上。

中国协和医科大学教授黄建始于2003年曾在《人民日报》刊文(题目为“从美国没有SARS大流行看突发公共卫生事件应对体系”),指美国在萨斯疫情未明的情况下、就能预见到萨斯的严重性,得益于美国的高效率和高效应。

这种高效具体表现在政策细致务实、具体措施能迅速到位。第一,能在最短时间内向全美各地医院和临床人员发出萨斯预警,做到了“有备”,可避免临床医生在病人来到时措手不及而导致不该发生的医院内感染等现象。随后,下发监测和确认潜在萨斯病人的指南。

第二,美国CDC向各州卫生厅详细通报全球萨斯情况,且马上开始调查可能接触过萨斯病人、并过境美国的旅游人员的患病情况,还有为去东南亚旅游的美国公民或从疫情国返回的乘客发放萨斯预警卡,仅第一个月就发送50多万份。

第三,美国政府更是及时授权,很少行政干预。当时的美国总统小布什专门签署行政令,赋予公共卫生机构对萨斯和相关疾病隔离检疫的权力。

并且,CDC跟公众做好危机沟通,保证信息透明,其网站经常更新,而且每天都要向媒体通报;同时所有应对措施和疾病实时信息也都在CDC网站上公布。

黄建始指出,关键是上述举措,美国均是在启动预防之初、短时间内就能陆续到位。


前CDC主任:政府切记保持诚实 讲事实而非隐瞒

中共体制内学者的观察局限在CDC应对体系本身上,曾领导萨斯病毒防治的前CDC主任茱莉·葛伯丁(Julie Gerberding)在2016年出席一次“寨卡与媒体”的主题研讨会上,她更强调公共卫生危机中的沟通。

葛伯丁说,如果告知公众某类传染疾病一定不会发生,但最终爆发案例,会有损机构的公信力;所以,最重要的是政府保持诚实,沟通具体的威胁程度,不排除爆发的可能性,向公众介绍已经为此做出了哪些准备。

她提醒说,在公共健康危机沟通中,让民众保持一定程度的担忧、会更加有警觉性。

在被问及在社交媒体时代,不实信息甚至是恶意谣言传播迅速时怎样应对,葛伯丁表示,CDC在社交媒体开设账号、快速发布信息;同时,CDC也建立了自己的一套沟通体系:健康警示系统(Health Alert Network ,简称HAN)。

这个体系与美国的联邦、州及地方政府部门合作,同时也与地方医院、社区诊所、医疗服务提供商达成合作;这个体系能确保CDC将最准确的疫情信息、防疫贴士等信息传递给大众。根据CDC的数据,目前各州的HAN项目覆盖了州内至少90%的人口。

美国在重大传染病的预防措施上一直应对有术,无论是萨斯、还是中东呼吸症候群(MERS),或者是最新的武汉肺炎,都可以看到美国在应对国内公共卫生事件上的成熟。

外界希望中共当局能认识到,这种成熟不光是表面上的政策机制成熟,更要思考背后更深层的人文环境因素。
中共对武汉肺炎的处理 被讥“病毒官员”

武汉肺炎的最早病例出现于2019年12月8日,不过却在过了22天后,直到2019年12月30日,武汉市卫生健康委员会才发布《关于报送不明肺炎救治情况的紧急通知》。

这段时间,武汉警方更针对民间流传的肺炎“人传人”等小道消息进行“造谣传谣”处理,有8人遭受处罚。

外界评论说,中共政府隐瞒武汉肺炎疫情不予公开,引发大陆民众愤怒;旋即中共政法委发文指,刻意迟报瞒报者是“党和人民的千古罪人”,以此转移视线、逃避中共应担负的责任。

2020年1月14日,多家媒体记者前往武汉市金银潭传染病专科医院采访新型冠状病毒性肺炎疫情,被武汉警方粗暴干涉,警方不但要求记者删除新闻素材,还将记者带走扣查、盘问数小时。

1月20日,中共国家卫健委高级别专家组组长、中国工程院院士、国家呼吸系统疾病临床研究专家钟南山在接受央视新闻直播采访时表示,新型冠状病毒肺炎是肯定的人传人,并透露至少有14名医护人员出现医疗照顾相关感染。

中共国家卫生健康委员会同日发布公告,新型冠状病毒感染的肺炎纳入法定乙类传染病,按甲类管理。

在前一天(1月19日),武汉市百步亭社区举行4万多个家庭参加的“第二十届万家宴”,事后武汉市长周先旺承认未尽早进行风险告知;但否认有发现交叉感染现象。

武汉市疫情防控指挥部1月23日凌晨发布公告,自当日上午10时起全市公共交通暂时停运,机场、火车站等各种离汉通道暂时关闭,恢复时间未定。

“这次疫情有些地方官员的表现,已经不像是人类任命的官员,却很像是病毒任命的官员,约谈透露疫情的医生,关押提醒公众有疫情的网民,顶风办万人宴,处处以本区病毒传播效果最大化为最高使命。”大陆一名资深媒体人周三(1月22日)推文说。

他还提到公布信息的重要性。他说,因为相关行业都有更准确的直接信源,例如记者就肯定能获得更多更准确的信息,这会让一些人提前准备,对于武汉的一些人来说就意味着保住生命。#

责任编辑:林妍

天灭中共,退党、退团、退出少先队员保平安,点击进入三退。

本文标签:,
本文网址: http://hao.juyuange.org/t-14-639
分享:《一文看懂 中美应对武汉肺炎疫情有何不同》

您可能对以下的相关内容感兴趣
目前尚无回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