朝野谴责中共 澳洲疫情迅速扭转

发表于 2020/04/22 • 共254次点击

【新唐人北京时间2020年04月22日讯】根据澳大利亚广播公司4月21号的报导,澳大利亚确诊中共肺炎的人数增长率曾在3月中旬达到近25%的峰值,但过去5天已经下降到不足1%。评论认为,澳洲是“拒绝中共,就可以成功拒绝中共病毒”的又一个非常明显的例子。

短短二十几天,澳大利亚就使井喷式的病例暴增平缓下来,是否政府采取了比武汉更严厉的封城,封门等措施?澳大利亚华裔学者李元华介绍了当地的情况。

澳大利亚华裔学者 李元华:“很多事情其实是国内朋友可能理解不了的。澳洲其实普遍是不带口罩的,除了华人戴的比较多以外,多数人都是不带口罩的。澳洲人四大类十六个小类可以出门,其实你正常的出门,像购物,像工作,像健身,和必须要出门,都是可以的。”

除了没有采取极端防疫手段,澳洲的医疗物资也短缺。

《悉尼先驱晨报》和墨尔本《时代报》之前披露,有中共军方背景的人物,以及有上海巿政府背景的“绿地控股集团”澳洲分公司的成员,都大量搜刮澳洲医疗物资,然后运去中国。

那么,到底是什么措施使得澳洲扭转了疫情?李元华认为,是澳洲社会对中共的警惕。

李元华:“在澳洲井喷式的爆发过程当中,澳洲的知识界、新闻界、各级的政府官员,其实就是全面的在反思,这个疫情为什么在全世界爆发,尤其是为什么来到了澳洲?他们找著了一个共同的原因,就是中共在撒谎。他们毫不避讳的在媒体中报导出来,让澳洲人迅速的觉醒,应该说是一个全民的觉醒。”

在武汉宣布封城后,澳洲总理莫里森(Scott Morrison)迅速在1月22号宣布撤侨。2月1号下午,莫里森又宣布对来自大陆的中国人和14天内到访过中国的外籍人士实施旅行禁令。

李元华:“这个遭到当时中共的报复行为,甚至网上谩骂,包括对澳洲政府官员拒发签证等等,这种报复。但现在看来,其实澳洲政坛的人是有远见卓识的,因为他是出于保护本国百姓的生命安全。”

2月14号,澳洲内务部长达顿(Peter Dutton)强硬拒绝了中共要澳洲取消旅行禁令的要求。而在那时,世界卫生组织秘书长谭德塞仍在大力赞美中共,并警告不可采取“全面措施”来因应中共肺炎疫情。之后,澳洲政府又比世卫早两星期宣布了疫情的大流行。

李元华:“当时的世卫也给澳洲政府有很大的压力。他拒绝和中共这种合作,和世卫合作的态度,使得他在疫情爆发之初,虽然是井喷式的,但是并没有一直往上蹿。”

独立经济学者 财经冷眼:“总体来说,是和中共的国家关系越密切的国家,这个感染率是高一些。相反很典型的一个例子,你像台湾。台湾从一开始他就不信任世卫组织,不信任中共,所以他才会疫情做的最好。反而是那些信任中共的数据,信任世卫组织的,他的疫情反而是失控。就说对中共没有提防,没有戒心的人,容易被中共给欺骗。”

目前,澳洲多名部长已经向中共施压,要求其公开病毒源头,并且谴责世卫组织,要求推动世卫改革。而澳洲各个党派的联邦及州议员都接连严厉批评中共隐瞒疫情。民间也因此对中共十分不满。

旅美时事评论员 郑浩昌:“我们叫这个新冠病毒为中共病毒,其实有两层含义,一个是指这个生物层面的病毒,它是因中共而起的嘛。另一个则是意识形态上的病毒,对中共撒谎成性的体制之毒疏于防范,就容易中招。如果你抗疫的话,就必须同时在这两个层面采取措施。而就我目前所看到的,澳洲是在意识形态抗毒方面做得最好的。”

澳洲已经从3月30号午夜起,对包括中国在内的一些国家的收购审查起点降为零,所有收购澳企的海外买家,都需经过澳洲外国投资审查委员会(FIRB)的审批。4月15号,澳洲自由党联邦参议员威尔斯(Concetta Fierravanti-Wells)表示,一旦大瘟疫结束,澳洲应考虑在贸易关系上与中共政权“脱钩”。

澳洲资深法学家、澳洲人奖获得者弗林特教授(Prof David Flint AM)则表示,“国际社会应借鉴‘纽伦堡审判’,让中共赔偿。”

采访/常春 编辑/尚燕 后制/钟元

天灭中共,退党、退团、退出少先队员保平安,点击进入三退。

本文标签:
本文网址: http://hao.juyuange.org/t-14-672
分享:《朝野谴责中共 澳洲疫情迅速扭转》

您可能对以下的相关内容感兴趣
目前尚无回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