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为什么信神了

发表于 2016/06/11 • 共6068次点击

文/蒲珊

1949年这一年,在西方历史上不是一个特别受关注的年份,除了欧洲成立了北大西洋公约组织外,没有什么太大的特别事件。然而在亚洲,却发生了改变中国历史和中华民族命运,进而影响整个东亚政局的大事件。国民政府撤离中国大陆,去了台湾。大陆的五亿中国人从此落到了一个不信神佛的政权手上。

那一年,还有一件小事,就是我出生了。和整整那一代人一样,从出生开始,就在一个时时阶级斗争、处处无产阶级专政的严酷社会里成长,我们被鼓噪得充满了“斗争哲学”的狂热。加入少先队共青团,文革中当红卫兵破四旧,四处串联煽风点火,当知青下乡战天斗地,我们是不相信神佛,而相信“人定胜天” 的一代人。

从90年代接触气功开始,不断遇到很多的奇人奇事,我固守的“无神论”受到了强烈的冲击。到底有没有神?我开始反思。对坊间热传的特异功能等现象,官方说是“唯心”的“封建迷信”,是“反科学”、“反马列”的。官方的否定批判没有说服我,相反,我亲眼所见的各种特异功能却令我折服。

90年代我先生去世的前前后后

当年先生突然去世,婆婆拽着灵车不让走,痛哭:“儿啊,让妈替你去了吧!”路边有两个陌生男人在悄悄说话。年老的说:可怜天下父母心啊!人生死有命,都在阎王爷手里攥着呢。年轻的说:老太太看着面善。年老的又说:心肠也不错,长寿。年轻的说:现在看着就有八十来岁了。年老的补充道:还得活二十年。年轻的问:百岁寿星?年老的想了想说:十七、八年没问题。

身后陌生人的对话,惊得我止住了泪,连老太太还能活多少年都知道,这是什么人?再回头找,那俩人不见了。人的生死真有定数?“积德长命”这话并不耳生,但是应在自己的亲人身上,感受就不同了。娘俩的寿命和各自的心肠、德行有什么关系?哀伤之余,我问自己,人间真的有神灵?如果命运是既定的,自己的命运如何?伤痛、疑虑和沉重交织在一起。

整理先生的遗物时,发现一张命褂,是他自己用易经推算出来的:“丙子年冲克太岁?!”下面用咖啡色粗体重重地划了两道,整篇画满了爻卦。

回想出事前,他有很多反常举动。比如,他非要去一家著名的心血管专科医院做体检,自己花费了千把元。见他背了三天的心脏监控仪,检查结果一切正常。留德回来的心血管医生夸他心脏像二十岁小伙子。但两周后的一天夜里,他心脏病突发猝死。

我们拿着那张命褂到北京牛街的法源寺,一位老和尚看了说,这人懂易经,把自己的大劫算到了,可惜不知道怎么解。问能解吗?老和尚说,看情况了,孽债太大解不了。我们说,他为人可以,没见做过什么坏事。老和尚说:那就是前世欠债太多,一世没还完,接着还。

见我们很沮丧,老和尚说,可以给他做个法事超度一下。尽管我不知道超度是怎么回事,这几千块钱花出去管什么用,但我还是同意了,因为眼前的一幕幕令我敬畏,不再“无所畏惧”了。道别时,老和尚又说:“他走的日子是丙子年岁末,不走也得走了。”

无论是陌生人的相面、先生的周易占卜,还是老和尚说命,都是“生死有命”、“善恶有报”。 白发人送黑发人,母亲心慈面善,八十高龄了还有近二十年的寿命;儿子因欠债折寿,注定短命一生。更震惊的是,人欠债多了,连累的不是一生一世。我的无神论思想受到强烈冲击。

对于生死,我从切肤之痛中,有了全新的感受,深奥莫测,但难以回避。老太太长寿的那段对话,当初令我震惊,也令我纠结,一直埋在心里。18年后,我在海外接到国内的电话,说老太太昨天夜里走了,无疾而终,应验了当初那位老者的说法。

抽了两支签全都灵验

我对抽奖问卦没兴趣,但是,当年“出不出国”成了心病。于是“有病乱投医”,就去抽了两次签。这也是我这辈子唯一正儿八经抽过的两支签。

第一支签是90年末,在河南少林寺。郑州市里的公事办完后抓空去了少林寺,那时候释永信还没当方丈。在外面看和尚晨练,小和尚过来问抽签吗?于是由他引路,穿过几层院子进里面。一间专门抽签的房间里,香案上一大筒竹签,我摇了几下捏出一支,居然是支红签,比上上签还吉利。坐在一边看热闹的几个小和尚嘀咕:京城来的人手头就是壮,这些日子,没见一个抽了红签的。

竹签上光光的,主持抽签的和尚撩帘出来,让我说个字,由他来解。我随口冒出“随缘”,和尚说就解一个字,见我没回答,他就开始解第一个“随”字。先拆字,三部份:左边“阝”,为人,指施主(指我本人),中间“辶”,为走的意思,右边“有”,为有没有的意思。三部份合起来的意思是:走了就有了。我问:往哪儿走?和尚说,出国门,远远的走。我问:能有什么?他说:出去了就有福报,还是大福报。

我听的心里亮堂,一起来的俩人却一头雾水。他们一人抽了中签,一人抽了下签,没等和尚解就出去了,嘟囔花钱买心烦,说下午坐飞机都不踏实。我说跟着我这个抽红签的人一起飞,肯定掉不下来!这才把俩人哄乐了。

第二支签是个把月后,在庐山黄陵寺抽的。去南昌出差,登庐山,到黄陵寺不由自主又抽了一签。这次是一支“上上签”,自带签文。还记得有这么几句:重点佛灯,重立灶;驾千里驹,行万里路。功名大,捷报传等等。有个和尚过来解签:施主的命相要大转机,有离家远行的征兆。在外面能成就大事,人未到家,喜讯已报。

听后我笑出声来,这哪是说我啊?像是在说替父从军的花木兰!一路上我又琢磨,前后两支签,来自两座寺庙,相隔数日,相距千里,随机抽出,而传递出的信息相同!我一向手气背,怎么一抽就是红签、上上签?像是福星高照。有生以来,我从没遇到过这样“巧合”的事,我感觉这两只签显神灵,带有神意。

亲身领略了特异功能的神奇

90年代候周围有特异功能的人很多,我亲身领略了很多特异功能的神奇。那时想托朋友帮忙“看”点事,很快就能求到一位。不等人见面,在电话那头,已经把我的体貌、健康、家居环境说了个一清二楚。这样的“高人”遇到多了,到后来都见怪不怪了。

我高烧不退在床上,和一“高人”通了十多分钟电话,没等挂断电话就睡着了,醒来体温正常了。

我的一位同事,不显山不露水。他能看见几十米外的孕妇怀的是男孩还是女孩。他后脑勺对着我,能知道我打的太极拳哪走样了,好像他有前后眼。

不懂外文的一位演员,用手掌能从一桌的外文书信堆里,搜寻出我要找的。

饭桌上,一位朋友的朋友对我说:你的胆囊有点发炎,眼睛发干发涩,是洗发水闹的,改用蛋清试试。果然,半个月后就见效了。

出国前,我和同学结伴去中医药大学进修针灸按摩。一朋友对我说,你扎没事,她一扎就出事。我说论医学基础她比我强。他说,反正是不行。我给她传了话,她从此断了念。

一位数学老师说中了我的过去现在和将来

钟老师是文革前北大毕业的,右派,数学老师。其实我们只有两面之交。第一次见面是请钟老师为我辅导数学,他把枯燥的数学讲得生动有趣,深入浅出。

第二次是十多年后的不期而遇。那年他67岁,我认出了他,喊了声“钟老师!”他感动不已,于是有了我们的第二次“神聊”。

为了不受打扰,我请他来家里说话。他眯着眼,侃侃而谈。说的都是数学之外的话题,海阔天空,但是推心置腹。他说我曾代人受过,受了不小的委屈。这个秘密连我家人都不知道,却被他一语道破。

他一根接一根地抽烟。我以为是为解乏,他说:“不是,我习惯了,这样能用真眼看世界。”之后,我脑袋里一想谁,他就说到谁。大姐、二姐、大哥、姐夫、侄男外女,和一堆朋友。从他们每人的长相特征到脾气秉性都说得一点不差。当时把我说呆了,他笑了,说自己是用天眼看见的,肉眼看不见。

我请他看看我。他说:“有人拉你出国,你拿不定主意?”我说是,从来没想过出国。人生地不熟,撇家舍业,儿子半大不小,是让人操心的年龄。

他低头,边想边用右手指在左手心里划了几下,说:“儿子还是不出去的好,出去也呆不住,可以短期走走。他最好的地方就是现在呆的地方。”我说孩子任性,领导都不喜欢这样的,不放心啊。他说:“这孩子可以放心,他很有主见,不随波逐流,能在一行专业上干得很好。”我说那可是烧高香了。他说:“他自己会变的,将来换个领导就喜欢他了。”见我没能释怀,他又说:“这孩子将来有美满婚姻,当然不是指样样有多高,他不用你操心。”见我还是放不下心,又说:“孩子身体很好,比一般人好。当然也可能生病。生病不是坏事,是排毒、调整。”

我非得出去吗?他说:“你肯定在外面定居了。人类的生活水平如果分成8等的话,你从六等上升到四等以上。”他解释,八等的概念如非洲难民;一等的概念如布什家族。他说那是个粗线条的综合指标,除了钱财,还有政治、生态等因素。“我戴着右派帽子,多压抑!还有什么生活质量可言?”

我说,六等就六等吧,随大流了,知足者常乐。他说:“眼前问题不大,将来有麻烦,你得走。”我更糊涂了。他说:“这一切对你都是过眼的烟云,你得回到你原来的地方去。”我问那地方在哪?他说:“后面我不知道了,看不见了。”

谈到信仰,我说自己什么都不信了。他说:“就是不能信共产党!没开天眼的时候,我就比周围的人看得清楚,所以我当了右派。开了天眼,我看见共产党是魔鬼!”他的话,在当时真把我吓了一跳,没敢追问。

一年后,我迈出了国门。生活也真的是从钟老师说的六等上升到了四等以上,走上佛法修炼,人生被赋予了不一样的意义,这大概也是在印证那两次抽签的话吧。六年后儿子有了一份他喜欢的工作和喜欢他的领导;又六年,儿子娶了媳妇,小两口夫唱妇随,美满婚姻。

钟老师告诉过我“你与法轮功有缘”,后来我走进了法轮大法,知道他的天目开了,有遥视功能、宿命通功能,都是世界上公认的几大功能。他和我说的那些事,绝非肉眼凡胎所能。这些超常超自然的现象,表明有高于人类的神佛存在,尽管我们看不见他们,但他们在注视着我们。

亲历的“神迹”,破除了我几十年的无神论“唯物”思维,而后来修炼法轮功,才真正明白了人的生死轮回、善恶轮报的道理,相信神佛的真实存在。

现在,还有很多中国人不信神,他们痛恨中共,不信马列,但是对抹去兽印,作废毒誓,声明“三退”不认识,这是中共多年灌输无神论的结果。

共产党对众生、对神佛犯下了滔天大罪,神一定要清算这个恶魔。入过党团队的人,都被邪恶打上了兽的印记,人的肉眼看不见,但是神佛明鉴。声明“三退”,抹去邪恶的印记,那不是迷信,是必须要做的。

迷茫中的人,用易经推算出了自己有被夺命的大劫,用尽了人间保命逃生的办法,也无济于事,悲哀苦于无解。面临人类大劫难的中国人,有幸获神佛引路,了解真相,唤醒良知,选择“三退”,这是危难中的中国人解难的良方,相信的人有福了。

天灭中共,退党、退团、退出少先队员保平安,点击进入三退。

本文标签:,
本文网址: http://hao.juyuange.org/t-20-25
分享:《我为什么信神了》

您可能对以下的相关内容感兴趣
目前尚无回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