从农夫与蛇看中国人与中共

发表于 2018/09/16 • 共1125次点击


文: 言诚


【明慧网二零一八年八月二十日】《农夫和蛇》(The Farmer and the Viper)是伊索寓言中的一个故事。

《农夫和蛇》的基本情节是:有一个寒冷的冬夜,农夫在路边拾到一条被冻僵的蛇,他觉得蛇很可怜,于是便把蛇搂在怀中,为它取暖。当蛇醒来,竟向着农夫的胸口大力一咬,令他中毒死亡。

而故事的结局有许多版本。在希腊语的版本中,临死前农夫叹道:“我该死,我怜悯恶人,应该受恶报。”

在罗马寓言家菲德洛斯整理的拉丁文版本中,结局是蛇向农夫教训道:“不要指望从恶人那里获得回报。”

在中世纪寓言家切里顿的奥多的版本中,蛇用了一个反问句回应农夫:“难道您不知道,在您的善心与我之间还隔着敌意与天然的反感吗?难道您不知道怀里的蛇、包里的老鼠和谷仓里的大火会给施舍他们的人糟糕的回报吗?”

在维基百科里对《农夫和蛇》的寓意,是这样解释的:对有毒有害的东西,需要警惕并远离,而不应怜悯它,否则会引火烧身、自取灭亡。

农夫的故事,对应到当下,就是国人与中共的现状。近日媒体爆出中国大陆全民公款养党,分布在全社会各部位的2000万人,每年耗资巨大,而到底花了多少钱?这钱花在哪里?怎么花的?完全是不能公开的秘密。

不能在阳光下公开的,一定是见不得人的。

中共不仅仅是公款养党,更是用纳税人的钱,反过来毒害合法公民。

江泽民集团发动和维持对法轮功的迫害花了多少钱?据明慧网报导,辽宁省司法厅高级官员曾在马三家劳动教养院解教大会上说:“对付法轮功的财政投入已超过了一场战争的经费。”1999-2002年,江氏集团迫害法轮功高峰期消耗的财政资源,高达国民生产总值的1/4。

全国各行各业几乎都参与迫害法轮功,这部份额外支出的数字会非常巨大,比如各地方拦截法轮功学员上访的资金、全国教育系统将迫害法轮功内容编入教科书中等等,这些也不会被计入可见的预算中。

据《九评共产党》揭露:二零零一年来,仅天安门一地,抓捕法轮功学员一天的开销就达170万到250万元人民币,一年达6.2亿到9.1亿元。全国数千个县市的村委会、地方警察、公安局、各级610成员及其大批雇佣人员,数百万中共不法之徒的工资开支每年可达上千亿元人民币,至于建立洗脑班、监狱等的费用更是天文数字。

为诋毁法轮功而不惜一切代价开动所有宣传机器,在报纸、电台、电视台、文艺、文化、教育等方面的资金投入无计其数;为封锁法轮功真相而投入巨额资金建立全方位的地面和网络监视系统;为输出迫害而在外交上更是下大赌注,重金收买一些国家以逃避联合国的谴责,巨资收购和渗透海外中文媒体以粉饰血腥镇压,出资派出大量特务收集海外法轮功学员资讯等等。

从1999年到2018年,对于法轮功全方位的疯狂迫害,动用的财政公款早已无可计数。中共对于法轮功“真善忍”的凶残迫害,已导致4246名真名实姓的大法弟子失去生命。

毒的就是毒的,对于邪恶的任何幻想,都是把自己置于悬崖边上而不自知。对于中共恶行的漠不关心,视而不见,怕麻烦不闻不问,那么邪恶的魔爪,迟早会象冰冻中苏醒的蛇一样,无情地噬咬世人。

在中共十九年的迫害真善忍正信中,中国社会道德沦丧,唯利是图,已到了没有任何底线的地步,诚信缺失、以钻营取巧为荣耀,导致经济一步步走向空壳化,成了真正的“金玉其外,败絮其中”的表面光。

然而吸血鬼的本色,怎么会停下它魔性的脚步?

对于全民性的掠夺,已经越来越明显,不生二胎要收税,丁克(单身)也要收税;而P2P(个人对个人投资)崩盘,导致大批投资者血本无归,有分析指出,P2P是权贵阶层对于百姓的又一次洗劫,这和股市吸血如出一辙。人们往往用正常的道理,去理解、去解释中共的种种现象与问题,那就是一个死胡同。

原因为何?在九评编辑部出版的新书《共产主义的终极目的》中,一语道破魔共之毒:“数十年呼唤不停、危机不断的诚信问题,起源于传统价值被中共颠覆,起源于中共鼓吹的“闷声发大财”价值观,起源于人们在共产党挑起的群众斗争中被迫互不信任、互相揭批。当人们想要解决问题时,发现一切努力遇到了中共就成了无解难题,因为问题是中共制造的。”

怎么办?选择与正义站在一起,才是真正的为自己负责任,对于邪恶的不闻不问,等于是纵容邪恶。到现在,已有3.1亿中国人退出中共党、团、队,这是真正的清醒,是真正的自救,您迈出这一步,就是迎接未来光明的最重要的一步!

天灭中共,退党、退团、退出少先队员保平安,点击进入三退。

本文标签:,
本文网址: http://hao.juyuange.org/t-9-26
分享:《从农夫与蛇看中国人与中共》

您可能对以下的相关内容感兴趣
目前尚无回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