马三家受害者逃离辽宁 众姐妹向新华社讨公道

发表于 2013/08/14 • 共6892次点击

【大纪元2013年04月29日讯】(大纪元记者骆亚报导)“走出马三家”2万字的报导揭开中共体制下劳教所的冰山一角,引起国际社会高度关注。很快中共喉舌新华网发表辽宁官方调查组所谓“结论”,称报导“严重失实”,死不承认对被劳教人员使用“上大褂”“老虎凳”“死人床”等酷刑,并指责该报导大量使用境外“法轮功”媒体的用词云云。民众对此强烈愤慨,讥笑当局又拿“调查”来掩盖罪恶。

据悉,无论是马三家报导中出现的受害者,或事后主动找调查组的希望取证的受害人都不同程度遭到辽宁警方的骚扰和打击报复。日前一批被劳教的女性上新华社讨公道,责问为何按虚假结论发稿,结果新华社与新华网来回推诿。受害者警告党媒,不负责任刊发假新闻必受惩罚。而另一位马三家受害者陈沈群,为姐妹作证后,不堪警方跟踪打压,逃离辽宁到北京继续上访。

一批被劳教女士向党媒讨公道 新华社与新华网来回推诿

4月27日,《走出马三家》的作者袁凌微博披露,当天有十多位被劳教女子前往新华社,要求解释为何按辽宁调查组虚假结论发稿问题,新华社推到新华网头上,称稿件是由新华网刊发的。

当她们一起前往新华网时,对方拒绝接见,这些女士拨打110后警察到场。而后新华网告诉她们说,稿件是由新华社刊发。她们将对方说话录音并拍照,揭露官媒相互推诿,这些受迫害女士们还警告党媒,不负责任刊发假新闻必受惩罚,并希望官媒造假者诫之。

为姐妹作证 陈沈群遭辽宁警方骚扰逃至北京上访

曾经在马三家被教养过多年的陈沈群女士,因为为马三家受迫害姐妹们作证,遭到辽宁警方的跟踪和骚扰,不得已逃到北京上访。她在北京遭遇无处住宿的困境,有朋友将她情况在网络上披露出来,大纪元记者联系上她时,她已经结束街头流浪,由访民给她安置了临时的住处。她表示自己接到很多人给她的电话,关注她目前在北京的处境,她对此表示感谢。

陈沈群原是中央直属企业、中国第一砂轮厂的国家干部,助理经济师。2004年工厂转制,原党委书记侵吞国有资产和职工利益,她被人冒名顶替剥夺了工作权及一切待遇。为此她不断检举贪污腐败,遭到打压,并因此被拘留、被非法使用刑具。市区两级法院、人大、政法委互相推脱,使问题一直得不到解决,不得已进京上访。08年她被沈阳公安局伪造案由,劳教18个月,并在劳教期间被做假诬陷为精神分裂症。

“每到两会这些重要会议期间,我就被他们关押起来,教养院、精神病院、派出所全都关过了。他们使用酷刑,我还被打了毒针。”

这次马三家事件曝光后,她出面作证帮助其他受害的姐妹们,“我去过司法局、信访办、妇联、民政部、中纪委等,因为我也是被他们害过的其中一员,我去反映自己的问题同时也证明她们说的问题。去年10月我还被他们送精神病院。”

事后辽宁警方不断跟踪和骚扰,对她进行打击报复。她不得不逃离来到北京,准备去国家信访办、中纪委、公安局等上访,继续行使自己公民的权益。

揭马三家黑幕作者袁凌遭新浪封号

揭马三家黑幕作者袁凌在辽宁调查结论出来后,近日发出声明,要与辽宁教养院当庭对质,并要追究制造假新闻的调查组人员和法制网记者霍仕明、新华网的诽谤责任。

4月22日他在新浪微博上说:“建议辽宁教养院起诉本人,双方当庭对质,出示人证物证。若我果然造谣污蔑,尽可追究刑责。若报导属实,也请法庭追究教养所虐待者以及包庇的司法厅官员刑责。此外,要公开调查组成员名单,追究制造假新闻的调查组人员和法制网记者霍仕明、新华网的诽谤责任,向本人赔礼道歉,消除恶劣影响。”
4月7日,《财经》旗下杂志《Lens视觉》刊登了《走出“马三家”》2万多字的报导,记者袁凌走访多位曾被劳教人员并采集相关物证等,披露了辽宁马三家劳教所人间地狱般的酷刑:老虎凳、电击、黑小号、缚死人床等。报导引起了巨大社会反响。

报导从发表到被取消,及媒体对待马三家的不同态度,显示中共高层在劳教制度问题上的分歧与拉锯战。

袁凌微博曾披露,辽宁调查组邀请新华、人民、辽宁日报和法制日报四家媒体参与所谓调查,完成虚假报告时曾让四家媒体记者到场签字,新华社记者未到场,人民日报记者拒签字,甚至辽宁日报也未发稿,只有法制日报及其记者霍仕明为其背书。

目前袁凌在新浪微博上的帐号遭到封杀。

(责任编辑:刘晓真)

天灭中共,退党、退团、退出少先队员保平安,点击进入三退。

本文标签:, , , ,
本文网址: http://hao.juyuange.org/t-9-4
分享:《马三家受害者逃离辽宁 众姐妹向新华社讨公道》

您可能对以下的相关内容感兴趣
目前尚无回复